張克釗丨中國玉石雕刻大師 獨玉 人物

  • A+
所屬分類:玉雕大師

郝文生

在張克釗的雕刀下,那些幽深的村巷、泛著光茫的石板路、雕龍畫鳳的門窗、古老的青磚碧瓦、還有縷縷炊煙、聲聲牛哞、童子的嬉戲……不僅呈現出歲月的滄桑,而且被賦予了一種讓人著迷的生命的力量與溫情。他用奇妙的線條與色調,營構渲染出的氛圍,讓人震撼與感動。

喚起心靈深處的溫馨回憶

他說,鄉村的一磚一瓦都包含了許多的內容,它首先是一種歲月的痕跡,這些前人建造的青磚碧瓦,其顏色、肌理,通過歲月的洗禮,就由人類創造的藝術變為自然的藝術,那是最美的,它們的質感很樸實、自然、親切。鄉村的自然之美,與農村老人慈祥的眼神,傳達給我們一份懷舊的脈脈溫情和對人生、世事的體悟。

他的作品都非常獨特而富有一種生命力的張力,看起來卻是那樣的靜謐,給人內心以安寧與祥和。這就是他不同于當代同行的地方。因為他的創作保持了一種純凈的心態,在喧囂的紅塵中保持了心靈的寧靜。

他選擇的對象平凡卻令人感動。他的《讀書郎》、《飯晌》、《晨讀》、《鄉村舊事》等系列作品就說明了鄉村質樸的生存經驗所具有的精神價值。這樣樸素的主題之所以會打動人,正是因為他心中久已釀就的那份美好感情。他有著行吟詩人般的情懷,在大自然生生不息運行中尋覓著詩情。

在藝術中,愈是樸素、愈是平凡,愈是自然,俞難以表現。因為,在眾多繁雜的景物中,將形式、內容、情感融為一體,是很不容易的。我們在他的《環保小衛士》中,體味到自然生命的靈性,對自然的賜予產生了深層的思悟;《恩愛百年》、《最浪漫的事》,無不輕叩欣賞者的心扉,喚起心靈深處的溫馨回憶,它傳達了情感韻律對于有過類似體驗的人是無比親切的。上述作品,可以看出他極強的審視與選擇,看出他在色形結合上的匠心,也看出他始終如一的藝術思想和藝術追求。

他的藝術選擇是不趨時尚的。他直面生活,尋找冰點思維、平民視角,堅持草根意識、人文情懷,又不停留在浮泛的層面上,其藝術的目的是跨越具象的描繪而進入恒久的、隱喻生命的領域。他特別喜歡小人物題材,因為他認為身邊的小人物最能感動人心、引起共鳴。在他的刀筆下,鄉間隨處可見的人物、景物,再予注入民間藝術養分。鄉間農忙、民俗節慶、白發翁媼、小家碧玉等等,都在他布局中跳躍舞動、精妙再現。他的關于留守兒童的作品《盼》,雕琢了一位留守女孩,給觀賞者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破敗的柴門,趴在墻角的小狗,矮凳上的課本,幾乎可以讓觀賞者落淚。畫面構圖精美,充滿寫實感,充滿意境。他的審美取向是積極向上的,表現了鄉村和底層兒童的精神風貌,具有很大的藝術性和觀賞性。

總的來說,在他的作品中,人們可以不斷感受到一種人生感與歷史感的存在,一種生活理想的貫徹與流淌。他與某些強調個性、標榜自我的前衛玉雕大師不同,他一刻也沒有忘記自己當初出發的原點;一刻也沒有忘記生養自己的黃土地和故鄉的父老鄉親;一刻也沒有忘記把自己的藝術之根深扎在鄉土中,就像莊稼一樣,也要從這泥土中吸取營養,找到創作靈感和美感;一刻也沒有忘記自己的藝術使命——做一個大自然與人民的歌者,創作當代農民的經典佳作。

在刀尖上跳舞

有人說,詩歌創作是戴著鐐銬跳舞。那么玉雕藝術創作設計,更是在刀尖上跳舞,因為它是一門減法的藝術。張克釗善于調動黑、白、灰的構成要素繪構畫面整體感,雖逼真刻畫卻又不失之率意,在筆觸排列與色彩對比的韻律、節奏與交響中,烘托其核心題旨——謳歌腳下熱土,謳歌濃郁的鄉情,以精致逼真的寫實風格,表現了人與大自然的交流與調和,樸實的題材,引發人們懷念鄉土與自然的情思。

張克釗是鄉土風情的黑白料立體圓雕人物這一獨山玉雕脈絡的開創者,因為對土地的真摯情感,他將村居的生活搬進了獨山玉雕的創作之中,開拓了玉雕藝術的表現空間。不論是農家小院,桑麻舊事,還是小家碧玉,白發翁媼,都被他雕鏤成歲月的記憶,用雙手讓這種質樸的美感凝固成了一個永恒,推動了獨山玉作品從傳統的題材向更寬更廣的領域拓展。如作品《飯晌》,以人物群雕形式,用自然簡樸的意境展現了農村村頭巷口少長咸集的飯晌場景。作品的整體色調正如我們記憶中的農村,是碳筆的素描,沒有悅目的光彩。然而,春陽夏蔭里多少家長里短娓娓道來,談天說地中多少物是人非欲說還休,那漸行漸遠的甜蜜和諧慰藉了多少孤獨疏離,那呼之欲出的音容行止鮮活了多少天倫溫情。

在手法的運用上,大師也是以寫實為基礎,以形傳神,以神融形,用簡練而流暢的線條塑造出了人物的風度與神采,這使得他的作品樸茂渾融,不事鉛華,卻有著直指人心的藝術感染力。他用藝術家的敏感,耕織田野的樸實無華,在那些寧靜而淳樸的鄉音鄉土鄉情中,深刻自省,在它們共同的關照與體察中,悟及生命的終極意義。古人曰:“天不變,道亦不變?!睂π味系摹暗馈钡淖穼?,是對宇宙生命的深刻追問,那是中華文化的境界所在,是一種永恒的境界。由心儀到深入直至完成這一境界,是每一個游藝者的終生追尋。張大師在紫陌紅塵里“知白守黑”,苦心孤詣,給人一片空靈透徹的天地。雖然他的諸多作品只是關于田野,關于鄉村的樸實無華的精神跡象,但他以一貫之的是對生命的感激之情——那里有濃厚的情感和理想,那里有潛藏在草木間的親情與慰藉。那些深愛中的吟味與悟想,在他的作品中便有了生命的色彩。

一位行者

《心路》是張克釗從藝以來較得意的一件獨山玉作品。他通過對一組西藏朝圣者的刻畫來表達自己對玉雕藝術的孜孜追求。畫面上,那被強紫外線照射得黑里透線的醬色臉龐,和勞動者粗大的手,白色的頭發,黝黑的藏袍,微露白色的羊毛襯里,無不散發著獨特的魅力!人物造型是一個手持轉經筒,迎風站立的藏族老太太和一個正欲行禮的藏族小伙子,神態堅毅。制作處理是手臉寫實,衣服稍虛,外型像山一樣堅穩。底座用優質黑白料做雪景以烘托氣氛。整體造型用直角三角形以求為信念前進、運動的感覺。在創作《心路》的日子里,他總是閉上眼睛,讓自己的思想去追隨那些朝圣者。從他們身上,他感覺到了一種被凈化的思想。他認為:藏民族對自己的信仰的那份虔誠,我們作為一個從藝者,如果不能以一個朝圣者的寧靜追求真理與神性,那么是很難創作出全新的石頭語言,創造出無愧于這個時代的作品來。

因此,他在尋找的途中行進,他讓他的靈魂與自然的靈性進行深層次的對話、交流與溝通,堅守住自己的理想和價值尺度,期待自己的作品能超越和遠離物象的外在形象,指向和抵達物象的內在精神,從而達到化合天地之美的境界。他的夢想如經幡隨風飄拂,變成了虔誠的朝圣者向著太陽和神飛翔的信念。誰都相信,在西藏,苦難的行程直接代替真和美,看著磕長頭的朝圣者,人們都會悚然覺悟——至誠至真至信并不是一種刻苦和磨礪,它就是簡單明了的生存態度,也正如那句佛家偈語,“一花一世界,一樹一菩提”。

在藝術上,他是一個自覺自信的行者。他的自覺與自信首先來自于他的理想主義,或者說他的使命意識。他的《二尺花布》、《冬日暖陽》、《中國娃》……一件件生動傳神、透著淳樸和善,將生命里的律動和心理感受一并繪制一幅幅帶有韻律節奏的繪畫作品,并且與生命天然渾成,不可分割,就像自己的影子一樣。又如同美麗的“中國結”,將作品表現的地域性、民族性、時代性連同畫家鮮明的藝術個性巧妙地紡織起來,成為玉雕藝術探索與創新的一道亮麗風景線。

所以,張克釗是一位行者,他不為大家講述路上的奇風異俗,而是用玉雕語言呈現至誠至信的心靈圖象!

張克釗簡介:

張克釗,中國玉石雕刻師,河南省工藝美術師,鎮平縣玉神工藝品有限公司首席設計師。擅長獨山玉黑白俏色人物創作,作品手法寫實。代表作有《心路》、《大唐飛歌》、《恩愛百年》《老鷹捉小雞》《拽》等。

?圖文來源華夏時報網

  • 玉石云倉(誠招全國銷售伙伴)
  • 微信客服 | 16637711607 | yu360c
  • weinxin
  • 玉雕圈微信公眾號
  • 行業資訊 | 大師動態 | 傳世經典
  • weinxin

發表評論

您必須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