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志光:冷香入玉 咫尺瑤席|子岡杯2017系列

  • A+
所屬分類:未分類

年輕的中國玉石雕刻大師尤志光對玉雕傳統的理解既非舊題材,也不是老雕工,更不是追摹高古氣格,而是回溯古人的情結,并且把這種認知演變為情感流露,蘊藏在作品中的微妙變化之處。石韞玉而山暉,水懷珠而川媚。尤志光的作品看似十分傳統,合于法度,但每一處細節都是他個人獨立思考的體現,正如他不宥于玉材處理的程式,敢于突破籽料圓潤的外形桎梏,以立體化的塊面刀法呈現內心的林泉丘壑。

在2017年第十屆中國(蘇州)子岡杯玉石雕刻博覽會開幕前夕,雅昌藝術網走訪了尤志光。

尤志光:冷香入玉 咫尺瑤席|子岡杯2017系列

雅昌藝術網:今年的子岡杯您將呈現怎樣的作品?

尤志光:今年的作品有兩件,一件是《冷香》,另一件是《依石觀音》。

《冷香》選用了新疆籽玉種的黑白材料,俗稱青花料制作而成。當時我發現這塊玉料比較特殊,并不是一般的黑白相間,猶如墨在水中暈散的效果,而是黑白分明,對比十分強烈。經過一番把玩摩挲之后,我忽然聯想起姜夔的詩句,“竹外疏花,香冷入瑤席”恰好可以做一件表現梅花的案頭擺件。

雅昌藝術網:姜夔有很多詠梅之詞,“竹外疏花,香冷入瑤席”出自《暗香》一詞。冷香、暗香在詩詞中一般指代梅花的香氣。詞人信筆寫來,道出了天氣之清寒,月色之清美,梅花之清香。

尤志光:是的。原詞是這樣寫的:“舊時月色,算幾番照我,梅邊吹笛。喚起玉人,不管清寒與攀摘。何遜而今漸老,都忘卻春風詞筆。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瑤席,江國正寂寂?!睆倪@首詞不難讀出姜夔的情緒,生活在南宋中后期的詞人有一種憂體憂國的傷懷,面對“正寂寂”的“江國”,“漸老”是詞人的無奈心緒,何以解愁呢?這時瞥見竹籬外的幾株梅花,嗅到了一陣清香,令詞人心怡,方能片刻忘懷,恍恍惚惚飄到了瑤池仙境。

雅昌藝術網:詞的意境怎么轉化為視覺的?用一塊青花料來呈現?

尤志光:我首先將“白肉”部分處理成依山石而生長的梅花,梅花的枝干蒼勁虬奇,突出“筋骨”,來隱喻梅的傲然個性,花朵則凌寒開放,著重在“孤寒”,以進一步烘托山中高士晶瑩雪的芳姿。剩余的黑色材料部分處理成險峻的山體。我記得《林泉高致》中有句畫理:“高遠之色清明、深遠之色重晦,平遠之色有明有晦”,說的是從不同角度觀看到山色的明暗。

尤志光:冷香入玉 咫尺瑤席|子岡杯2017系列

《冷香》

黑色玉料留作山體,符合“重晦”,而“深遠”更偏重于后山的景色,山后天色將晚,必然是昏暗的,這里帶入了時間。若是設計在這里戛然而止,那么整個作品的格調未免高冷孤絕。于是我又在構圖中設計了一處點睛之筆。傍晚時分在后山游歷的又是什么人呢?

在作品的最下端,有一個仙人駕云而至梅花老樹邊,他白衣飄飄,就像是仇英的《桃源仙境圖》里的高士形象,他微捋胡須,若有所思,優雅地聞著淡淡梅花之清香。整個作品就有了溫度,升起了對人生的超脫和慰藉之感。

這位仙人到底是誰?我們可以忽略,可以想象是神游物外的詞人,也可以想象是隱居在山中的樵叟。我在人物的表情上進行了微妙的修飾,他仿佛思索著,思索用什么語言贊美梅花的品格與韻味。到了最后,大概只有一句“十分清瘦更無詩”足以概括梅花的風姿吧。

雅昌藝術網:你表現山石幾乎全是幾何的方塊面,線條很明快,但層次的豐富性又產生了一種代入感,觀摩良久,似乎邁入了一座仙山。這與前幾年做賞石的經驗有關嗎?

尤志光:賞石并不算我的最主要的創作門類,前幾年得到適合的玉料,便做了一下嘗試。至于這種刀法處理是我個人的印跡,也為了符合所需要表達的意境。一開始沒有預設,而是在制作過程中聽從內心的安排, 慢慢修整達到了現在的效果。

雅昌藝術網:題材很傳統,但細節和表現手法是極其個人的。

尤志光:我比較喜歡古代的手工藝,會吸取一些古代工匠的表現方式。我并不刻意追求創新,但在極其傳統的題材加上現代人的獨立理解,便會孕育出一種新的風格來。

雅昌藝術網:仔細看動刀之處還是非常多,十分繁復。但整體看上去又不復雜。

尤志光:是的。中國人認為,石是其表,玉是其里;石雖韞玉,卻不以玉顯,而是韞玉身中,出以石相,有一種玉一樣的溫潤、細膩、柔腸,有一種內美。石是不顯之玉,不雕之玉。大家現在都說“美玉不琢”,但我覺得不代表不設計、不雕飾,應該是“少琢”。人創造的美一定比不上自然的大美,但是人的修飾和經營讓作品有了人的痕跡,是體現創作者的思想和精神之處。

極簡主義不能成為偷工怠惰的借口,不是每個地方都適合做得簡單,全部簡單則失去美感。古代山水畫中,有展子虔的設色山水、李思訓的金碧山水、王維的禪意水墨、王恰的潑墨山水,或簡或繁,都有法度,即使是大塊面的潑墨,也有點睛之筆,是作者匠心獨運之處。當我們對傳統的理解很膚淺的時候,就沒有辦法真正超越自我,更毋寧說超越古人。所以我認為“小東西要做大文章?!奔热蛔錾剿}材,高遠、平遠、深遠都不可少。正如古人說:“畫山水有體,鋪舒為宏圖而無余,消縮為小景而不少?!边@個“體”字就是繪畫的法度,規則,放在玉雕中同樣適用。

雅昌藝術網:這件白玉的《依石觀音》的形象還是非常傳統的。

尤志光:我自己做觀音是很難突破的。為什么呢?因為神佛題材中,尤其觀音是比較固化的形象,千年來形象比較統一,是一個豐腴慈祥的女性想象。如果不按傳統的形象雕刻,在信佛拜佛的人看來,便是對信仰的褻瀆,就會遭受批判。我內心還是有一種忌諱感,對“造物”有敬畏心,因此不敢去臆造觀音的形象。

觀音最難的是做臉,但不是指臉型的技術難度,每個玉雕師開出來的臉都會有差異,但只要符合傳統形象都是允許的。我所知是突出“骨”,即內部結構,兩個肩膀能“立起來”,坐姿才會好看,才會沉穩,才合理,和面容就契合起來了,而不是糾結于表現衣褶。

尤志光:冷香入玉 咫尺瑤席|子岡杯2017系列

《依石觀音》

雅昌藝術網:今年還有哪些傳統題材的作品?

尤志光:今年還有一件作品叫《松齡鶴壽》,是由一塊和田獨籽整雕而成。其材料質地老熟渾厚,因此我想突破以往籽料圓潤的外形桎梏,用有張力的線條,表達了山之蒼古、樸拙,表達出山體的凌厲之氣。我采用了特別的手法,不拘泥于料型輪廓,使用了大跨度的直線,直上直下以表達磅礴山勢。與我以往的山石處理風格迥異,可謂不破不立。

整件作品所有的元素都緊密圍繞一個“壽字,喜氣洋洋。而且處處都渲染出不食人間煙火的意境。仙鶴寓意著祥瑞,延年益壽。鶴之氣韻固有仙風道骨,為羽族之長,傳說它有幾千年的壽命,松樹又象征著常青不老,是我們民族心目中的吉祥樹,我們常常將其看做長壽的象征。

雅昌藝術網:你很喜歡仙怪題材?

尤志光:對神話中的浪漫主義我是心向往之的,因此喜歡傳統題材。對古文化理解深了之后,在創作中就會流露出一種情感。

雅昌藝術網:你也有一種懷古情結?

尤志光:有一點。我也時常逛一逛園林,陪孩子讀一讀古詩。古詩僅僅取一兩個意象,如同吉光片羽,詞句便趣味盎然,令人反復咀嚼琢磨不盡。唐詩宋詞是流淌在中國人血液中的。

古代作辭賦者,大多是不平則鳴,或者是閑來自娛,都是心性使然,附庸風雅者少,古人比我們更有情懷。許多古代工藝品有文人參與設計,蘊藏著圣賢的思想,縱使工具落后,古代匠人卻有精益求精的態度,因此成就了眾多不朽的經典。我們還是要向先人學習。

雅昌藝術網:謝謝。

圖文來源于雅昌藝術網

  • 玉石云倉(誠招全國銷售伙伴)
  • 微信客服 | 16637711607 | yu360c
  • weinxin
  • 玉雕圈微信公眾號
  • 行業資訊 | 大師動態 | 傳世經典
  • weinxin

發表評論

您必須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