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 | 中國玉石雕刻大師 獨山玉 花草蟲魚

  • A+
所屬分類:玉雕大師

劉曉波,男,漢族, 1981年5月出生,河南省鎮平縣人,中國玉石雕刻大師,高級工藝師,中國青年玉石雕刻藝術家,河南省工藝美術大師?,F任鎮平縣玉神工藝品有限公司首席設計師,南陽獨山玉雕刻研究所副所長。自2014年至今于天津美術學院進修,旨在通過對學院雕塑的基礎和中外藝術典范的系統學習,能夠給其治玉引發更多的藝術覺悟和理性支撐。

劉曉波擅長獨山玉花卉、禽鳥等設計,作品清新典雅、簡潔明快,充滿靈氣。擅長巧雕及俏色運用,構思獨特作品生動自然,線條舒展流暢,以獨特的視角發掘大自然中一草一木的審美本質,用擬人化的表現手法,寫實與寫意相結合的雕刻技巧,把獨山玉的色彩美和工藝美發揮到極致,其花卉作品鮮活而高雅,清新而自然,富有文人氣息。動物作品富有生命力,給人以抒情的感覺,傳遞出一種對美好生活的態度,抒發自己的喜怒哀樂,用自己的作品為世人留一莖泛綠的花葉,一縷碧玉般的流水,一點春天里的香氛與暖陽,讓無數美好的春花秋月凝固為玉雕藝術的永恒,傳達自己詩意的感受,雕琢自己的詩意人生。

作品取材廣泛,梅、蘭、竹、菊、蝴蝶、游魚、孔雀、仙鶴……它們或清新典雅,或溫馨生動,開合自然,主客分明,形成了構圖嚴謹、俏色分明的風格特征。

擅長獨山玉花卉、禽鳥等設計,作品清新典型、簡潔明快,充滿靈氣,多次獲得行業大獎。其中,2006年作品《醉臥清風》獲“百花玉緣杯”金獎,2007年《和諧家園》獲“天工獎”金獎,2008年《春之舞》獲河南省“陸子岡杯”金獎,2009年《紅妝素裹》、《把酒話桑麻》獲“陸子岡杯”金獎。

訪談實錄:劉曉波:一個心中裝滿春天的人

在中華玉文明的長河里,一代代杰出的雕刻大家,誕生了無數令人驚嘆的傳世佳作,在求知求善、返璞歸真、自然唯美中寄托著與天地共生、同山水共處的無限情感,揭示著古老哲學的最高境界——天地人和。劉曉波便是這樣的大家之一。他與玉為伴,相玉、琢玉、賞玉、愛玉,就像天然琢成的美玉,樸實無華的外表下是一個溫潤通達的世界。多年來,他賦予了每件作品不同的文化內涵和生命力,將物象精神和形態美有機融合,形成了獨特的藝術個性。那芬芳沁心的感覺,能與人的心靈溝通;那深邃的藝術內涵和魅力,能給人以精神上的享受與啟迪……

癡玉之緣:此花開盡更無花

劉曉波,出生于1981年,河南鎮平縣人,河南省工藝美術大師,高級工藝師,鎮平縣玉神工藝品有限公司首席設計師。他擅長獨山玉花卉、禽鳥等設計,作品清新典雅、簡潔明快,充滿靈氣,多次獲全國行業大獎。劉曉波出身玉雕世家,因而子承父業從18歲開始學技術,受過短期的玉雕學校培訓,在哥哥的啟蒙下,邁出了藝術人生的第一步。

2000年,鎮平縣玉神工藝品有限公司成立了,父親把他送到了公司,成了學徒。他剛進廠就表現出了濃厚的興趣,不僅虛心向師傅學習,業余還不斷鉆研摸索,觀摩產品學經驗,同時也學習基礎美術理論和技法。他的勤奮好學和藝術潛質受到了公司領導的關注。2003年,公司總經理劉曉強找他談話,根據他的工作表現和技術情況,決定讓他擔任藝術設計。從這時起他開始獨立做設計了。天賦、勤奮、機遇是一個人成功的三要素,對劉曉波而言也是如此。家學技藝的熏染使他對玉雕藝術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愛好繪畫是他的藝術天賦,公司劉總的獨具慧眼使他的藝術天賦得以發揮、升華,可謂是難得的機遇,他也及時把握了每一次機會,全身心地投入到玉雕創作中來,用勤奮與汗水描繪著心中最美的圖畫。

從一名不起眼的技術工人到設計人員,再到工藝美術師,這一步步走來,劉曉波對玉神公司和獨山玉料,充滿了難以訴說的感情。他個人的成功,是玉神“廠成氣候人成材”的大理念下眾多范例中的一個,毫無疑問是玉神公司這塊沃土讓他生根發芽,開花結果??梢哉f,劉曉波大師的成長之路也是一部玉神公司人才戰略藍圖的又一次完美體現。

曉波大師對獨山玉的偏愛達到了如癡如醉的地步。在玉神眾多的大師中,他是唯一的從入門伊始就做獨山玉料,而且立志“從一而終”的大師。除了獨山玉,他沒有做過其他任何材料。獨山玉的絢麗色彩,給了他不可自拔的迷戀,他就象上了癮一樣,對獨山玉是越做越喜歡,越做越癡迷。每天與獨山玉相伴,感覺上“玉即是我,我即是玉”。對他來說做獨山玉是一種享受,也是一種幸福,而且注定要相伴終生了。

談到自己的獨玉緣,曉波說:“人能養玉,玉也能養人。金錢是錢,鉆石是價,而玉是生命,常與她相伴,撫摸再撫摸,你會發現玉是活的,有體溫、有心跳、有溫潤的水份,跟自己有著共鳴的思緒??粗襁@樣有靈氣,我為家鄉盛產的獨玉而驕傲,為自己是一名玉人而自豪?!痹趧圆ㄑ劾?,那冰冷厚重的石塊是有靈性的,他不是用刀在雕刻,而是用心在雕刻!每一次雕刻都是在與玉石對話,他愛上了這種“對話”,愛上了雕刻這門傳統藝術。

“不是花中偏愛菊,此花開盡更無花”,陶淵明的這句詩恰切地道出了劉曉波大師的癡玉之緣。

癡藝之情:一草一木見精神

空間有限,創意無限,別小看花鳥件的雕刻,它需要大膽創意獨具匠心,不僅要有豐富的想像力和卓越的獨創性,要有極高超的雕刻技術,需要巨大的智慧在寫實寫意之間舉重若輕、駕輕就熟。

在技藝精進的同時,劉曉波花鳥件的取材也不斷充實,凡牡丹、紫藤、海棠、梅花、葫蘆、南瓜、石榴、鸚鵡、蝴蝶,構成清新典雅、溫馨生動、律動豐滿、情趣盎然的畫面意境,形成了構圖嚴謹、用刀工細、技法高超、俏色分明、風格殊異、英姿特顯的花鳥件風格。在他的刀下,無論是大件,還是小品,他都得心應手,意態縱橫,輕靈飄逸,妙趣橫生。在創作上,他特別注重從形、神、氣、韻、精、功等方面追求藝術效果。他設計的作品,竹必清秀挺拔,瀟灑飄逸;梅須冰肌鐵骨,疏影橫斜;松能精壯老練,蒼翠遒勁,富有生命的魄力……他將豐富細膩的感情融入作品,并不斷地追求作品的生命力。從技巧言,他起承有致,開合自然,主客分明:既無雕琢之匠氣,亦無妄躁之火氣;而從意韻言,他能借四時之異、晴雨之別,狀花卉之眾態,抒己之灼見,使人在得見造物神韻之時感悟人生真諦。他所創作的精品《十八學士》則更好地體現了這一創作風格: 松青柏茂,草熏風暖,群鶴翔集,臨風弄姿,為空山響泉打開了早春的第一聲問候。它們冰清玉潔、超凡脫俗:或飲喙清流、似潤歌喉,或獨立淺底,如濯纖足;或私語喁喁、不棄交頸之歡,或展翅躍躍,欲試凌風仙翼;更兼引頸長鳴,離群沉思,嬉戲覓食——十八只白鶴各具悠閑神態,極盡淑祥美姿。觀之,如聽得見清唳之聲,如進入空明靈秀的仙地,讓人神心俱澈。

這位80后的大師,敦厚樸實,靦腆中帶幾分書卷氣,一直保持著低調的形象,不喜歡夸夸其談,不善于包裝自己。但每當雕琢或審視作品時,眼睛里便流露出癡迷專注和矍鑠神情。他善于把自然的景象注人自己的意象:把“物趣”與“情趣”統一起來,將稍縱即逝的花姿鳥態,以引人興味的動感給人以無盡的遐想,拓展了“物象"”的聯想空間。如他的作品《君子之風》,精雕一簇香蘭,傍倚奇石,香引戲蝶,似從深山幽谷中飄然而至,野姿幽態,清格雅調,氣宇軒昂,臨風搖曳,似君子孤高雅潔,遠離塵世的喧囂浮躁,在寂寞清貧中實現高尚的完美。

因人賞玉,因玉識人,說起靈感,他侃侃而談:“我認為它一方面來自于人對玉料的深層感悟交流而帶來的設計思路,另一方面也源于創作對象的精美材質向人傳遞美感而帶來的巨大想象空間。在我的眼中,無論花鳥草蟲都是有生命的、會說話的,表現的好了,同樣可以給觀眾傳達一種它的內心世界,一塊玉料放在面前,首先要識玉、讀玉,面對面的交流,心與心的碰撞。在這個過程要用大度、寬容的心態對待它,就如對待自己的家人。它與生俱來的美我們保留,合理利用盡量展現,臟綹盡量去淡化掉,只有用心深深入進去,因料施藝,隨形就勢,結合成功的創作體驗,把適合它的題材融入進去,以敏銳的判斷能力去捕捉它們閃亮碰撞的火花點,這個過程或長或短,有時只需幾分鐘,有時可能幾年,我想這就是所謂的靈感吧!”

“就材質而言,我認為每一塊玉都是有生命的,它身上的紋路、肌理每時時每刻都在向世人訴說那遠古的滄桑,然而這又與我們深入生活寫生觀察是分不開的。我做的時候不會去考慮別人喜歡不喜歡,我只單純的從玉料本身出發,是材料告訴我可以做什么,而不是我想要做什么。因此,我的設計靈感來自獨山玉,是獨山玉在傳遞給我一種信息,有時候這種信息很強烈,強烈到我一看到材料,就立刻有了構思,甚至于心中已經有了作品的雛形?!?/p>

是啊,創新需要藝術養分,創新是作者豐富生活閱歷的藝術升華,工藝則是藝術思想性及藝術創造性的延伸,需要更多地從生活藝術中汲取養分。十多年來,他默默地堅守著對藝術的承諾,傳神而形象地雕塑出豐富多彩的花鳥蟲魚天然情趣。作品中每一處細節的處理,無不體現出他認真的個性與堅毅的恒心。從《醉臥清風》的細致與真實,《有容乃大》的莊嚴與凝重,《紅妝素裹》的大氣與深刻,再到《曠野之戀》的自信與豪氣,劉曉波大師一路從容淡定地走來,留下了深深淺淺的腳印。

赤子之心:天青色等煙雨,我在等你

曉波認為:一件作品品位的高低,往往取決于人品的高低,因為任何成功的藝術品或多或少有意無意都是藝術家的一種人格的自我寫照,都是他們創作時的某種心態、某種境地的產物,都是“遷想妙得”。一個人的經歷和修養才是創造的源泉,正是這種心理積淀所構成的百川納海,才能形成“萬槲泉涌,不擇地而出”的境地。

鑒賞劉曉波的玉雕作品,有兩個突出的感覺:清與輕。在國人的語言中,“清”是一個非常日?;恼Z詞,“清茶一杯”,“益友清淡”, “作品清賞”,帶有平淡、自謙的意思?!扒濉蓖瑫r又是一個非常高的界域,“何必詩與竹,山水有清音”。清,是自然的美質,也是人心的美質。于是,佛家講清凈,道家講清澄,儒家講清明。一個“清”字,凝聚了中國文化的平淡天真的詩化性格。說曉波作品有“清”氣,不僅在于他的作品簡潔干練,給人一種小窗清影的感覺,更在于在小窗清影的一花一草中,透著一種日常生物的生機生趣。這種生機生趣中有一份率性和隨意,一種富于書卷氣的平淡天真,有這種平淡天真,氤氳化醇,直與天地精神往來,當可更臻創作新境。

說到“輕”,則是說他的作品總能讓人感受到一種輕快和抒情。這種感覺來自于創作者的心態心境。每位設計者都在訴說自己的心靈,作品在告訴人們他是怎樣一個人。只要面對獨山玉開始思考,曉波就會心無旁騖,因此,他眼中所見,心中所想,都是單純的、可愛的。他做的動物、花卉,都是生活在太平盛世的美麗中,沒有紛擾、沒有競爭、沒有殘酷的弱肉強食,大家都能坦然的做回自己。也許這是他自己心境的寫照,又或者這是他期待中的美好,所以他創作了以北極熊為題材的《和諧家園》,將這種坦然的率真和期待中的美好交相輝映,凝固成經典之作。這種感覺還來源于對獨山玉種的鐘愛。獨山玉傳遞給了他一種生活中的美好,所以在談到創作經驗時他告訴筆者:“這種讓人感受到輕松和抒情的感覺,我在做去年那個金獎作品《把酒話桑麻》時就深有感觸。在我面對那塊質地精良的獨山玉料子時,看著那晶瑩的綠、極品的芙蓉紅,我就在想它應該做成什么。我對這塊料子端詳了好多天,總覺得要做的那個東西似乎呼之欲出了。最后,我想到了小時候家里養蠶的一幕幕場景,于是我就依著記憶的牽引,做出了這個作品。那深綠的蠶匾,碧綠的桑葉,粉紅的蠶蛹,潔白的蠶繭,讓人回到那難忘的農家生活、田園風光,咀嚼那拂去歲月浮華背后的甜蜜舊事?!?/p>

他是一個玉癡,把一生命運相依相托于獨山玉。他以開放的心態繼承傳統,讓數千年的玉文化枯木逢春;他以改革的心態面向未來,讓獨山玉花鳥雕件之樹枝繁葉茂;他以與時俱進的心態自主創新,讓花鳥雕件的今天姹紫嫣紅。正因為他的不役于物、不謀機械的赤子之心,他的作品才能達到形式和內容的一致,心象和物象的和諧,意境和氣韻的交融。這種追求,如我們眼前的這片燦爛春光,生機蓬勃。

“風云三尺劍,花鳥一床書”。春天在自然界里只是一個季節,它預示著播種和希望,是自信和快樂。如果春天是長在我們每個人心里的,那么暖融融的陽光便會永遠照耀,穿透一切的風雪雨霜,保護我們心中那片生命的希望綠洲。劉曉波大師心中裝著人間麗春,他用自己靈動的雙手為我們留一莖泛綠的花葉,一縷碧玉般的流水,一點春天里的香氣與暖陽……留住了無數美好的春花秋月,讓這種美成了凝固的永恒,因而他無愧于一個心中裝滿春天的人!

  • ?2006/01“百花玉緣杯”金獎
  • ?2007/01“天工獎”金獎
  • ?2008/01河南省“陸子岡杯”金獎
  • ?2009/01“陸子岡杯”金獎
  • 玉石云倉(誠招全國銷售伙伴)
  • 微信客服 | 16637711607 | yu360c
  • weinxin
  • 玉雕圈微信公眾號
  • 行業資訊 | 大師動態 | 傳世經典
  • weinxin

發表評論

您必須才能發表評論!